欢迎来到博湖县党政门户网 县委 |  人大 |  政府 |  政协
手机版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政务公开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政务公开 >> 博湖新闻

十恶不赦的宗教极端思想毁了我的靓丽青春和人生梦想

新闻来源:天山网 发布日期:[2017-07-11 17:48] 点击次数:[]

阿瓦尼沙·阿卜杜拉

  我叫阿瓦尼沙·阿卜杜拉,今年24岁,家住和田县布扎克乡铁热克艾日克村。从记事起,我就是父母的乖乖女,懂事听话、热爱学习、对未来充满憧憬梦想。2005年我考入克拉玛依疆内初中班,2008年又成功考入武汉一中内高班,不难想象,对于一个来自和田地区偏远农村的女孩来说,是多么不容易!可以说,这是我个人刻苦学习、艰苦努力,父母关心教育的结果,是国家对少数民族教育高度重视、大力扶持的结果。我也因此成为附近村里年轻人羡慕的对象,每当我从学校回到家乡给大家讲述外面新鲜事的时候,我和我的家人都感到非常骄傲。在这期间我父母和家人对我上学是支持的,甚至为供我上学还借了外债。

  但此刻我却不知道,宗教极端势力已经盯上了我和我的家庭,特别是我嫂子家的个别亲戚(后来证明他们是宗教极端分子,甚至是与国外“三股势力”勾结的暴恐分子),经常向我的父母、哥哥、弟弟灌输宗教极端思想,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让他们不要支持我上政府办的学校,赶紧把我找回来早早嫁人等等。20126月,我参加完高考,被吉林长春大学畜牧兽医专业录取,这对于一个偏远农村的家庭和普通女孩来说,应该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喜讯。但我们村一些具有极端思想的人,特别是上面提到的亲戚,又开始对我父母“指点迷津”,说女孩子就应该在家服侍丈夫、照顾孩子,到内地上大学会被迫嫁给当地人,女孩子也不能学畜牧兽医,学了也找不到工作,不要丢家族的脸……由于没有文化和见识,受到蒙蔽和影响的父母和家人就不再支持我外出求学。到了新生报到的时间,内高班的同学一个个踏上了大学之路,成为令人羡慕的天之骄子,而我自己却被无情地挡在大学门外,十几年寒窗苦读最终却还是回到农村,我心里一度十分痛苦,当时我天真的认为是家里确实困难、父母无力供我读书,后来我才知道,虽然家里经济有困难,但国家有助学贷款制度,学校也有贫困生绿色通道。求学无望、极度失落的我迫于家庭的压力,在本应走入大学之际,却草草嫁给了一个没有文化,甚至是陌生的男人。现实生活压碎了我的梦想,我只有安慰自己认了命,做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。但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学生时代无忧无虑的生活、老师的温暖笑容、同学们之间纯真的友谊、上大学的梦想,又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眼前呈现,想到同学在大学里愉快的学习、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,我却在乡村虚度光阴,寂寞和痛苦像荒草一样疯狂生长,整天以泪洗面。闲下来时,我不自觉地拿出书本偷偷温习,用积攒下来的“私房钱”买了一台收音机,跟着学国语、听新闻,也许是我心里还残存一丝梦想吧,虽然有时还会遭到有极端思想的邻居或亲戚嘲讽,但我却一直坚持,我觉得这是支撑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。

  结婚后,由于文化水平、价值取向等多方面的原因,我们夫妻之间经常争吵。心里的痛苦、生活的压力使我身体日益消瘦,同时还患上了多种疾病,对于没有固定收入的农户来说,医疗费成为巨大负担,我成为被丈夫和其家人嫌弃的对象。2016年,由于实在无法维持婚姻,离婚后我带着不到两岁的孩子回到父母家居住。此刻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手无缚鸡之力的我,如何独自抚养年幼的孩子?当初那个充满梦想,可谓天之骄子的我现在又是什么悲惨境地?此刻我的内心在不断呐喊:可恶的宗教极端思想,还我靓丽的青春!还我美丽的人生梦想!

  不出所料的是,我那几个具有宗教极端思想、经常对我家人说三道四的亲戚,先后被揭发了出来,有的因触犯法律还被判了刑,我的生活终于平静下来。看到我的境况,我的父母也逐渐醒悟过来,悔恨自己不该听信极端分子的蛊惑和谣言,亲手毁了自己女儿的幸福。20172月,驻村工作队刘玉春等老师到我家走访时,发现我能讲流利的国语,感到很惊奇。我给他们讲述了我的遭遇,同时表达了我还想继续求学的愿望,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不过当时我不敢奢望再上大学,只想请他们帮我联系一所护理学校,毕业后去私人医院当一名护士。他们看着我身份证和毕业证上青春靓丽的照片,再看看面前已是农村妇女的我,我看到他们的眼圈红了,声音几度哽咽,答应会尽力帮我。

  我没想到的是,驻村工作队的同志真的信守诺言,没几天我就得到了好消息。刘玉春老师通知我说,地委宣传部领导对我的情况很重视,主要领导亲自过问。北京援疆干部、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张传武还托朋友与教育部和长春大学联系,反映我的情况,看能否让我恢复学籍。由于恢复学籍没有政策依据且耗时较长,驻村工作队给我两个建议,一是介绍我到和田市一家北京援疆企业上班,教当地工友学国语;另一个是支持我继续学习,参加2017年高考,如果考上,将支持我继续上完大学。当时离2017年高考只有三个多月,时隔5年,高中的很多知识我都已经忘记,但我觉得这是重新进入大学的唯一机会,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稻草一样,即使只有一丝希望也不放弃,我毅然决定参加高考,完成残缺的求学之梦。在高考报名已经结束的情况下,地委宣传部为我完成了高考后补报名,并联系和田地区实验中学随高三班跟读。期间,张传武副部长为我捐助生活费1500元,和田县第一小学书记郭俊飞为我捐助生活费1000元,刘玉春老师为我捐助200元钱和一些衣物,还时常到我家帮我们解决实际困难。

  在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下,我又重新踏上了求学之路。在学校学习的这三个月里,我刻苦努力,不敢偷懒,我知道我在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,更不能辜负这么多好心人对我的帮助和殷切希望!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17年高考我考了340分,远高于二本录取线,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北京服装学院。本来我的想法是做一名医生,可我觉得医生能够救活一条生命,但救不活一个人的思想。我是宗教极端思想的受害者,它击碎了一个女孩的人生梦想,是驻村工作队帮我续写了人生梦想,所以我想改学服装设计,我要设计出美丽的具有现代气息的艾德莱斯服饰,将我的维吾尔族姐妹们打扮的漂漂亮亮,使姐妹们活出自我,活得更精彩。

  如今我的哥哥和弟弟因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而触犯了法律。这期间,村里没有放弃我们,组织志愿者帮助我家收割小麦,给生病的妈妈办了低保还给了慰问品……爸爸非常后悔当初怎么就相信了那些坏人编造的谎言,懊悔自己当初没有让我上学。我要告诉我的哥哥和弟弟,我又可以重新追求美丽人生了,党和政府对我们无限关心和关爱,你们要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,不要再相信那些歪理邪说,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依靠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,永远远离十恶不赦的宗教极端思想。

  我想通过我的不幸,告诉千千万万维吾尔族姐妹们,是宗教极端思想毁了我的青春和梦想,斩断了我高飞的羽翼。一定要认清那些不法分子的丑恶嘴脸,要敢于站出来与宗教极端思想抗争,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我们不是谁的附属品,我们有自己的灵魂,有自己的人格,希望不要有人再重蹈我的覆辙!

  我知道每一个帮助我的人,他们并不想得到什么回报,我曾写了一封感谢信被和田县零距离刊发,随后还有媒体介入采访,但他们怕影响到我的高考。如今高考已结束,我想通过再次写信的方式感谢那些帮助我的人,是你们对我不离不弃并一心一意帮我,是你们让我重拾破碎的梦想,我将在大学好好学习,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我想这就是我对你们最好的回报。同时,我更要让那些固执宗教极端思想的人看看,现在的我活得很精彩,我的未来充满希望。

     原文地址:http://news.ts.cn/content/2017-07/10/content_12722319.htm

0
[关于本站] [设为主页] [加入收藏] [网站导航] [意见征集] [联系我们] [隐私声明] [常见问题] [网站声明]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先 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,然后同时按下“ CTRL ”与“ ENTER ”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!
版权所有 © 中共博湖县委、博湖县人民政府
技术支持:博湖县信息化办公室
新ICP备13001940号
总访问量:  今日访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