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白鹭洲
    白鹭洲位于博斯腾湖南岸,距县城40公里、库尔勒市60公里,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,游览面积50平方公里...

历史小说《绝钓》

新闻来源:县委宣传部 发布日期:[2013-08-28 17:46] 点击次数:[]

作者:秦汉

钓鱼这个行当和做人一样有大学问,不懂其中奥妙是很难领会这里面的乐趣的。

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五月,林则徐到南疆查勘区水利配套工程途经焉耆,焉耆县令盛邀林公到县城东南二十里的“西海”(今博斯斯湖)视察。县令是个有心之人,虽然林则徐当时还是戴罪发配之人,但他深知朝中之事,反手为云,覆手为雨,说不定那一天皇上开恩林公又会官复原职,于是,他想何不巴结巴结。

在林则徐到来之前,他对林则徐的生平作了认真的研究,获悉林则徐是福建侯官(今福州市)人氏,字元抚。生于清乾隆五十年七月廿六日(1785830),嘉庆十六年(1811)成进士,为官30多年,历官14省,所到之处,关心民瘼,整顿吏治、兴修水利、赈灾救民、廉洁正直,有“林青天”的美誉。18396月,林则徐所领导的“虎门销烟”更是震惊中外,是鸦片战争时期我国杰出的政治家和民族英雄。为此,特意给林则徐准备了几支鱼竿,到了湖岸欲请林公垂钓。

西海之水,烟波浩渺,湖滩周围芦苇丛生,野生动物遍布,常有黄羊、野鹿等珍稀动物出没,湖中曾有珍贵鱼种扁吻鱼(大头鱼)和塔里木裂腹鱼(尖嘴鱼)。《隋书》里就记载此湖有“鱼、盐、蒲、苇之利”。这些情形对于学识渊博的林则徐来说当然晓的,但是他万万想不到这焉耆县令会这么有心计。

当时正值五月初,林则徐到了西海之滨感慨万千,他怎么也不曾想到这戈壁荒漠之中的西海会像大海一样波澜壮阔。

湖里的芦苇刚刚冒出嫩绿的新芽,清香味伴着鱼腥味令林则徐找到一种久违的亲切之感。他享受着阳光和微风,远眺连绵的雪远,近观眼前之水,仿佛回到了南国故园。

县令向岸边早已等候多时的幕僚们挥了挥手说:“快,过来掺扶林公上船巡视。”

林则徐登上轻舟之后,只见湖水里不断有鱼儿跃出水面,顿觉心旷神怡,笑逐颜开,称西海水域不是江南胜似江南。

焉耆县令不失时机地给林则徐奉上鱼竿,请他垂钓。

林则徐接过鱼竿,县令已将鱼饵挂在钓上。

林则徐为官多年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现在虽然被发配伊犁,但是他依然忧国忧民,一心一意地兴修水利,造福一方。因此,所到之处,仅凭他的声望也有得下属们巴结。

林则徐伸伸胳膊,将鱼竿一挥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那姿势一看就非同一般。

瞬间就有鱼儿上勾,县令非常激动,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林公的垂技。

中午时分,湖上起风了,小船被波浪掀得晃晃悠悠。然而,林则徐似乎没啥感觉,依然稳站船头,身子随着船儿轻轻的摇摆。

县令曰:“岸上已备好了全鱼宴,请林公上岸就餐。”

林则徐正欲收竿之时,突然,他手中的鱼竿飞快地离去,像一支利箭,船上的人发出一片惊呼之声:“哎呀,是一条大鱼!”、“林公没事吧?好险哪!”

 “快追!”林则徐下令。

县令也随和道:“快!快划!”

两位梢公迅速划桨,追了千米有余,林则徐把腰一弯就将鱼竿紧紧地抓在手中。

那是一条七尺长的大鱼,它似乎感觉到被什么东西勾住嘴唇的危险,先是想逃走,却又甩不开鱼勾,拖着船儿一会儿东、一会儿西地在湖水里打转,气得横冲直撞。几次差点把小船撞翻。

林则徐紧握鱼竿,与那大鱼玩起了游戏。

溜来溜去,足足溜了有两个时辰,大鱼终于跑累了,任林则徐怎么溜它,它都老老实实地听之任之。

林则徐令梢公把船划到岸边,县上的衙役们立即跳进水里去抓鱼,岂料被鱼尾一扫,全都变成了落汤鸡,好半天爬不起来。

县令命梢公用船桨打击鱼头,梢公举起船桨就要往鱼头上击的时候,“且慢!”林则徐喊道。

 “击不得!击不得!快拿鱼网来……”

在林则徐的指挥下,人们用鱼网将那大草鱼拖上岸。用秤一秤,重达六十多斤。足有八尺之长,要是提起来比一个人都高大。

林则徐吩咐左右,笔墨侍候。随行人等赶紧拿出文房四宝,研墨的研墨,润笔的润笔。林则徐拿起笔来在鱼身上涂上墨汁,将那大鱼涂得乌黑发亮。

县令和衙役们不知道林则徐为何这么做,一个个惊讶地大眼瞪小眼,百思不得其解。却又不便多问。

只见林则徐麻利地将鱼身上全都涂遍之后,命人将鱼抬起来,轻轻地放在宣纸上。待把鱼抬起来以后,一条大鱼跃然纸上。所有在场的全都惊叹不已。

林则徐兴致勃勃地提笔,在宣纸上题字铭记钓这条鱼的情形,赠予县令作纪念。

县令如获至宝,差人将那幅草鱼图装裱出来,挂在了客厅。

此次钓鱼,钩起了县令极大的钓鱼兴趣。以后的岁月里他经常跑到西海里去钓鱼,谁也不曾想到,有一回钓鱼时,县令也钓住了一条大鱼,鱼儿咬钩以后,怎么也挣不脱,气的横冲直撞,船被鱼撞翻了,县令被梢工救出,等梢工再去救书童的时候,书童因为不会游泳而沉入水中,怎么打捞也没有找到。县令觉得书童之死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从此以后,县令就再也不想钓鱼了。而且看见鱼,就觉得不舒服,更不敢吃鱼,闻到鱼腥气便要赶忙躲开,不然五脏六腑都会呕吐出来。平日要是在路上碰到钓友,避而不见或老远就躲开,他不想再回忆和谈及有关钓鱼的事。只是经常呆呆地坐在书房里,看着裱出来的那幅草鱼图,望鱼兴叹。因游戏而产生的胜利和遗憾,给他留下了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记忆。

作者简介:秦汉,原名刘友军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19573月生,现任巴州党委宣传部讲师团主任科员。著有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、报告文学、游记等20多部文学作品专集,电影文学剧本六部,有《西域大都护》、《快乐的阿里木》、《胡杨恋》、《揭秘中国第一爆》等,长篇报告文学《红枣书记》荣获首届先锋杯全国报告文学征文一等奖,散文《巩乃斯掠影》获全国游记大赛美文天下一等奖。小说《玉素甫的家事》、报告文学《美丽天使》、散文集《琥珀色的远方》等,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州政协委员。

版权所有 © 中共博湖县委、博湖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:博湖县信息中心
新ICP备05001506号总访问量:  今日访问: